不是进京开会,书记省长结伴外出做什么?

作者:盐城市天行软件有限公司  来源:www.szgjp.com未知  发布时间:2016-06-24 09:24:22
不是进京开会,书记省长结伴外出做什么? 原标题:不是进京开会,书记省长结伴外出做什么? 撰文| 邹春霞 高语阳 编辑| 杨凡 3月22日,一架波音737飞机载着云南党政代表团的88名团员离开昆明,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省长陈豪等主要领导也在机上,他们出门拜访广西、贵州两个近邻省份取经学习。 3月28日,河北紧随云南之后,奔赴浙江、北京、天津考察。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十八大以来,全国31个省份中至少有21个曾由党政一把手两人带领省级党政代表团,赴其他省份考察学习。 这已经成为中国政坛的一个重要现象。 贵州3年学九省 省份之间的交流取经团其实有多种形式。 以省为例,有像云南这样省委书记、省长同时带队的党政代表团,也有省委书记或省长一人带队的党政代表团,还有专职省委副书记带队的党政代表团。 党政代表团之外,还有省政府代表团,前者包括党政两个序列的相关人士,后者则只有政府序列的官员。直辖市、自治区与之类似。省级党政一把手同时带队的党政代表团是其中层级最高的一种。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河北上一次由省委书记、省长带团外出学习,还是2014年,当年7月、8月先后考察学习了北京、天津。而这一次,从3月28日开始,5天内他们先南下再北上,密集考察学习了浙江、北京、天津三地。 河北党政代表团考察阿里巴巴 贵州可能是最爱“取经”的一个省。从2013年开始,连续三年每年贵州党政代表团都会外出学习5天左右。 2013年4月9日至13日,考察学习长三角的上海、浙江、江苏三个省份;2014年3月20日至24日,考察学习珠三角的广东、广西,当年8月3日至7日考察学习甘肃、宁夏;2015年3月28日至31日,考察学习云南、福建。据粗略统计,十八后贵州省委书记、省长带领的党政代表团至少已赴9个省份取经学习。 除贵州外,广西、广东、天津等省份的党政一把手也将赴外省考察学习作为每年保留项目,自2013年起每年至少外出考察学习一个省份。另外,如江苏、湖南、北京、上海、宁夏、湖北、海南、江西这9个省份,前三年中至少有两年外出学习,江西最近两年也已考察学习了8个省份。 上海迎客最多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梳理发现,上海是各省份最爱去取经的地方。 截至目前,上海已经迎来10个省份的最高级别党政代表团。其中,2013年上海接待外省学习团的次数最多,一年之内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至少会见了6个省份的党政一把手,特别是当年5月,江苏、黑龙江两省的官员前后脚到上海参观学习。 江西党政代表团到上海考察 有些省份还会反复向上海学习。比如贵州党政代表团就曾在两年内两次走进上海,一次是在十八大之前,一次是十八大后。上海的近邻江苏,也在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取经上海,学习重点从转型升级思路举措到上海自贸区建设的好思路、好做法和好经验。 除上海外,各省愿意学习的标兵还有广东。数据显示,最近三年里广东已经迎来江苏、广西、湖南、江西、海南五个省份的取经队伍。 浙江、北京迎接的取经队伍也相对较多,让人意外的是西部省份甘肃也是迎接高级取经团较多的省份。因何取经? 业擎社会创新基金研究员、专注社会治理研究的张利告诉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省际之间的学习交流很多时候并不需要省委书记、省长这样的党政一把手出面,省委书记带队学习与省委书记个人的领导风格有很大关系。 以河北省为例,3月末带队的是新任省委书记赵克志。2015年7月赵从贵州转战河北,在原省委书记周本顺落马后出任“救火队长”。到任后便马不停蹄地开始走访调研,履新100天时足迹已遍布河北全省。十八大后贵州三年内考察学习了9个省份,带队的省委书记正是赵克志,转战河北后,他又将取经的习惯带到这里。 “十三五”开局之年,赵克志又带着河北省的11个设区市和定州、辛集市主要负责同志外出取经,从杭州高新区到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再到中国(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从阿里巴巴集团到清华大学再到天津“双创特区”,从桐庐县美丽乡村到天津市规划展览馆,带着问题寻求改革开放的第一方阵京津浙的宝贵经验。 两年内取经8个省份的江西,其省委书记强卫在十八大前曾担任青海省委书记。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强卫在青海期间也曾多次率青海省党政代表团外出取经,先后考察学习宁夏、天津、四川、西藏、甘肃、贵州、广西、福建、安徽、内蒙古、河南等10余个省份。值得一提的是,强卫调任青海之前,曾在北京工作30多年,北京经验让他对学习分外重视。 怎么求教? 中国省份众多,党政一把手带团外出取经时,如何确定学习的对象?怎么学?党政机关内部人士告诉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不同省份间确定学习对象主要考虑三个因素,首先当然要考虑需求,根据侧重的主题选择省份。以2013年江苏考察北京、广东、上海三地为例,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带队的考察主题是“加快自主创新、促进转型发展”的经验、做法。当年因为这一主题前往广东、上海考察学习的还有广西、云南、河南、黑龙江、贵州。进入十八大后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寻求转型升级之策不难理解。与具体部门的业务需求不同,省委书记带队学习的都是较为宏观、整体的经验。 除了需求外,相关性也是其中之一。比如贵州是扶贫重点省份,也积累了比较丰富的经验。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2015年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曾率团前往福建考察,福建宁德是代表团考察的站点之一。在福建考察的最后一天晚上,贵州省党政代表团在宁德召开了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宁德扶贫开发重要思想座谈会。 贵州党政代表团到福建宁德考察 另外,上述人士提到,保持同周边省份的交流学习也十分重要,因为周边省份往往与本省的省情相似。以今年3月考察学习的云南为例,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带队的党政代表团就学习了广西、贵州。对这两个省份,李纪恒说,行前,对我们的近邻广西和贵州,大家都不陌生,觉得都是欠发达省区、发展阶段特征相似,面临的挑战和困难都差不多。“但一趟下来,印象却从‘差不多’变成了‘差不少’。” 书记带队大不同? 据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了解,省委书记、省长两人带队的最高层级代表团,往往人数众多。不仅有各委办局的主要负责同志,还有各地市的主要负责同志。比如上月赴京津浙的河北代表团,河北所辖的11个地级市的主要负责人都是代表团成员。除此外,这样的代表团往往还有省级政协主席同行,前述人士透露,人大、政协官员加入代表团主要是凸显对考察的重视,全面考察的意味比较浓。 此外,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还发现,省委书记带队有助于边学边做。以海南省为例,2013年6月在浙江、上海考察时,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就一路取经,一路现场给相关部门负责人“点题”。在乌镇,他找来琼海市负责人,要求他在打造潭门风情小镇时,要结合当地发展实际,借鉴乌镇的开发、规划理念,融入更多地域文化特色。当得知上海在人才选拔方面有好的做法,他当即要求省委组织部负责人学习借鉴上海选人用人机制,加大优秀人才培养和选拔力度。 返程后连夜开会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不少党政一把手带团外出取经,时间往往比较短,两三天跑一个省份是常态。前述海南省的浙沪考察,从2013年6月13日10时25分飞机降落杭州机场起,代表团就一直在“赶”。为期4天的学习活动,考察点达10多个。为了控制好时间,部分活动环节的时间精确到了5分钟。 海南党政代表团到福建古田考察 海南省住建厅副巡视员宋�在做客电视专访时,提及海南如何处理“违建”时曾表示,罗保铭在浙江考察时专门就“打违”的情况向浙江“取经”,杭州一年拆除四千多万平米违章建筑的事例让海南团震撼不已。“当天晚上罗保铭书记就海口、三亚及其他相关领导召开会议,回来紧接着就部署。” 2014年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率团向邻近省份湖北取经。6月27日晚上,代表团一行返回长沙,连夜召开考察总结会。总结会上,徐守盛从两省的经济总量、财政收入、产业发展、城镇建设、民生投入等方面算细账、做比较。对连夜开会,徐守盛说:“这次湖北之行,时间不长,触动不小,想到我们的差距短板,坐不住,等不得。”

推荐阅读:六合图库网 http://www.6666hc.com


上一篇:欧盟将于12日讨论“是否取消美加公民免签政策”
下一篇:被关进笼子的31只“首虎”,现在都咋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