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来,美女魔头劳荣枝最后悔什么事
本文摘要:011989年,15岁的劳荣枝考上九江师范时,父母和哥哥姐姐都高兴坏了。以为这个从小漂亮又聪明的女生,将来势必会给全家人制造惊喜。到了1992年,劳荣枝十八岁时,长得更加漂亮,然

011989年,15岁的劳荣枝考上九江师范时,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都开心坏了。以为这个从小漂亮又聪明的女生,以后必然会给全家人制造惊喜。

到了1992年,劳荣枝十八岁时,长得愈加漂亮,然而师范毕业后,她因缺少过硬的社会关系,只被分配到了偏远的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

劳荣枝教语文,和很多人共用一个办公室,每月工资300元左右,在学生和家长眼中,都还是一位温顺娴静、认真负责的好老师。

而在邻居眼中,年龄轻轻就端上了铁饭碗的漂亮女娃劳荣枝,简直更是传闻中“其他人家的小孩”。

然而1993年,19岁的劳荣枝,在一个饭局上,认识了29岁的法子英,从此将来,所有都不同了。

法子英在九江小有知名度,15岁就因打劫流氓罪被劳教3年,减刑释放后,又因打劫伤害罪被判10年,后因未成年且表现好,被减刑释放。

出狱后,法子英非但没重新做人,反而变本加厉,凭着着在狱中的“资历”,混成了九江黑道上名声大噪的头目,人送外号“法七哥”。

认识劳荣枝时,法子英已婚,还有一个女儿。

但他一看劳荣枝长得那样漂亮,还是小学老师,就心动得不能了。几杯酒下肚之后,他就刻意隐瞒过去,大肆吹嘘我们的所谓“英雄事迹”,说自己混社会,专跟强人斗,从不欺负弱小,不偷窃不吸毒不***……

劳荣枝没谈过恋爱,怎么看子英长得虽丑,但每人敬畏,收入颇丰,非常有一些男子汉气概,而且还对自己笑脸相陪,嘘寒问暖,不由有了些好感。

饭局结束后,法子英还学电影《天若有情》里的刘德华,把劳荣枝当吴倩莲,主动开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家。

这在那个人均工资300元,而摩托车价值7000元的年代,让劳荣枝感觉非常有面子。

情场老手,黑道大哥,一旦温顺细心、甜言蜜语起来,对涉世未深的女生的杀伤力,那真的是致命的。

法子英每次见面都给劳荣枝带小礼品,还主动帮她洗衣做饭……

于是,劳荣枝就被“爱情”遮住了眼睛,毅然决然地扑向了丑陋的法子英,也扑向了自己异常凶险的运势。

劳荣枝爸爸妈妈发现后,坚决反对她与法子英交往。

然而女大不由娘,劳荣枝非常果断地办了停薪留职,毅然离开学校。

从家走时,妈妈堵住门不让女儿走,劳荣枝气得在家又哭又闹。

劳荣枝的二哥,看妹妹不但自作倡导扔了铁饭碗,还哭着喊着要跟朋友去外地做业务,他非常生气,赌气拉开妈妈,说:“让她走,爱到哪里到哪里……”

1996年,法子英在九江跟人打群架,用刀和鱼叉捅伤人后,便携带6000元现金和劳荣枝,星夜逃离九江。

这一年早些时候,《古惑仔·人在江湖》上映,电影里,郑伊健和陈小春总是打打杀杀,不少青年都感觉他们酷,帅,非常讲义气。

同年9月,武侠电视剧《甘十九妹》播出,其中片头曲里唱到:“书上侠客万般神通, 说个成人童话美女爱英雄……”

然后,劳荣枝便以为好勇斗狠的法子英是个“英雄”,跟着他逃到了深圳。

深圳离得远远的九江权势范围,再无“保护费”可收的法子英,顿时没了收入。

带到深圳的钱,不到一个月就花完了。

劳荣枝想出去找工作,法子英不许。

最后,他竟想出了靠劳荣枝玩“仙人跳”的方法敛财。

但后来,国家开始严打,一时风声鹤唳,两人最后在深圳干完最后一票,打劫1万多元,并在夜店偷了一张“陈佳”的身份证后,仓皇出逃。

乘车逃到江西会南昌后,法子英又让劳荣枝去坐台,想继续通过“仙人跳”诈骗。

劳荣枝终于认识到法子英根本不是什么“英雄”,提出分手。

不料法子英,却卸下面具,凶相毕露,说了一句令劳荣枝毛骨悚然的话。

你如果敢分手,想想你的家人,会是什么后果?

见识过法子英凶残方法的劳荣枝,立马被唬住了,只好拿着深圳偷来的那张身份证,以“陈佳”为名,在一家歌舞厅坐台。

坐台是皮肉业务,来钱快,但对于曾在九江收“保护费”,过惯了奢侈生活的法子英来讲,如此几10、几百地来钱,还是太慢了,不够挥霍。

于是他让劳荣枝在坐台期间,很多物色富豪,筹备故技重施,把深圳玩过的“仙人跳”再复制到南昌。

劳荣枝没令他失望,非常快统计了一张“菜单”,上面列的,都是南昌有头有脸的个体老板……

1996年7月29日,劳荣枝和法子英筹备对一名非常有钱的男性下手。

但在联系他时,这人正和家人吃饭,没回话劳荣枝。

法子英等不及,就和劳荣枝商量,将目的转移到了另一个男性身上。

这位和家人吃饭的男性,因而躲过了一劫。

而另一个男性熊某某,就没那样幸运了。

熊某某身高1米84,家用电器业务做得非常不错,在风月场上,也是众人眼里的“高手”,此时他老婆已经换到了第三任,还不满足,常去外面打野战。

一看劳荣枝面如春花,眼波荡漾,身材也非常劲爆,熊某某不可以自持,比较容易就让人骗到了出租屋。没想到一进门,美女突然变野兽,法子英关上门,拿出刀,逼他给家打电话。

熊抓起电话,试图去拨110,法子英眼疾手快,一刀将其杀死。

两人搜出熊某身上的钥匙,又把他肢解,一半留在出租屋,一半装进旅游袋,带至熊家楼下,神色自如地向人打听熊某某住在几楼。

晚上8点多,法子英打听到熊家门牌号,拿出熊某身上得来的钥匙,径直打开没反锁的房门。熊妻和女儿都在。

法子英进来后,就将旅游袋倒提起来,把尸块抖在熊妻面前,让她拿钱。

熊妻一看,确实是老公的一部分,登时吓个半死,快点把家的20多万现金,全都拿给了法子英,只求能饶自己和女儿一命。

法子英拿了钱,却依旧杀了人,不但杀了熊妻,连她3岁的女儿都没放过。

最后,还将熊家的劳力士手表、手机等贵重物品,全部洗劫一空。警方接到报案,走访了全市的坐台小姐,得知“陈佳”有嫌疑。

后顺藤摸瓜,终于在深圳边防证登记处查实了所谓“陈佳”,即是九江人劳荣枝。

此时,法子英和劳荣枝,已短暂返回九江,把打劫来的现金和手表留给法子英的二姐和妈妈之后,第三外逃,并将在新的城市,犯下更多的人命。

1997年十月,流窜至浙江温州后,法子英在与梁某某商谈转租住性生活宜时,发现此人有钱,遂与劳荣枝预谋打劫。

十月十日,法子英与劳荣枝来到梁的住处,将22岁的梁某某与29岁的刘某某,绑缚双手双脚,脸朝下,用皮带、电线勒死。

之后,两人抢走了千余元现金和2.5万元的存折,与手机、传呼机、欧米茄手表、雷达牌手表等贵重物品。

后经证实,被害的两名女人,一个是坐台女,另一个是母亲桑。

到了1999年6月,法子英化名“叶伟强”,与劳荣枝从浙江乘坐依维柯逃窜至安徽会合肥。

一个月后,劳荣枝化名“沈凌秋”,故伎重演,在歌舞厅坐台,以色相勾引前来寻花问柳的男性。

不久,一个殷姓老板走入了她的视线。

殷老板35岁,自称是某电器公司老板,出手阔绰,常常同时拿出好几包中华烟……因此就被锁定为目的。

事实上,殷某某和老婆原本都是安装企业的职工,因效益不好,殷某某自己出来创业,也不过做点小业务,家境并没他吹的那样富裕。

7月22日上午,法子英闲逛到白水坝电焊门市部,以关狗为名,花费150元定制了一个钢筋笼。为了便捷联系,还为劳荣枝买了1部传呼机。

当天下午,劳荣枝便打传呼,诱骗殷某某到她的出租房幽会。

殷某某一看,比自己小10岁的鲜嫩佳人,居然主动相约,特别高兴,喜滋滋、屁颠颠地就去了。

不料一进门,手还没有来得及碰劳荣枝一根头发,法子英便从另一间屋中闪出,手持尖刀,逼住殷某某,令其老实蹲下,然后捆住手脚,锁进了铁笼。

劳荣枝又外出到旧货市场,花150元买了一台旧冰柜,放在铁笼边上。

然后,法子英向殷某某出示了自制手枪,热情地自我介绍说:我是绑匪!

殷某某摇头表示不信。法子英就叫:“拿钱来,不给杀了你!”

殷某某怎么看子英长得矮小瘦小,非常不屑地说:“就你这鸟样,还敢杀人?”

法子英没说话。开门走了。

过了一会儿,法子英第三出现,带回一个在街头随机找来的,小木匠陆某某。一进门,他就将陆某某捆绑,并当着殷某某的面,用尖刀将其杀害,还将头颅砍下,尸体肢解后,放进了——本来是为殷某某筹备好的冰柜。

殷某某再不敢不屑,简直要吓尿了,立刻答应给20万。

但法子英没说话。殷某某就说那好吧,30万。

又是晚上8点多钟,法子英逼殷某某写了两张纸条,装在口袋里,然后叫他打电话公告老婆,20分钟内赶到长江餐馆前。

临外出时,法子英对劳荣枝说:“晚上11点钟我不回来,你就把他杀掉!”

然后法子英打了个出租车,赶到长江餐馆附近,等了三四十分钟,一连抽了5支烟,都没等到殷某某的老婆。

为了预防意料之外,法子英讯速赶回出租屋,骂殷某某什么问题。

殷某某说:“我老婆不可能不去,我再用手机打电话回家。”

通话后,殷某某问: “小刘,你如何没去?”小刘说我去了,没见到那人。

法子英说:“她去了不再计较,叫她筹备1万块,明天9点见面再谈。”7月23日上午,法子英带了自制手枪到殷家拿钱。

临走时,他对劳说:“假如我在中午12点半还不可以回来,你就把人质杀死,自己逃命吧。”在殷家楼下的公话亭,法子英打电话叫殷妻出来接他。

殷妻把法子英接到家后,法子英就亮出了殷某某的钥匙问:“是你家的吧?”

殷妻反问:“到底什么问题?”

法子英就将殷某某写的纸条给了殷妻。殷妻说不需要看了,他在电话里已经说了,我没那样多钱,我找人借10万元。

法子英说10万也可以,但我自己做不了主,回去商量一下,我不是偷鸡摸狗的,不可以白来,你先拿1万元来……

说着,又亮出了自制的手枪。殷妻说1万元我去拿,假如半个小时赶不回来,就打电话回来跟你商量。

然后,殷妻前脚刚走,荷枪实弹的警察就包围了殷家。

被层层包围的法子英,依旧负隅顽抗,还与警方展开了激烈的枪战,最后,他右腿中弹,被警方当场拿获。

法子英归案后交代,1996年至1999年7月间,他和情妇劳荣枝,在南昌、合肥等地,以劳荣枝色相为诱饵,谋财害命,累计已杀害7人……

1999年12月28日,恶贯满盈、死有余辜的“杀人魔鬼”法子英,被公安机关实行枪决。

而劳荣枝,则在合肥事发当天逃逸,此后恍若人间蒸发,消失得不见踪影。

直到20年后的2019年11月28日,厦门警适才在“云剑行动”中,于湖里区东百蔡塘广场某手表专柜,将劳荣枝布控抓获。

被抓时,劳荣枝全程未出现争吵、逃跑等行为,而且,最开始拒否认真实身份,一直自称是叫“洪某娇”,更不是九江人,而是南京人。

直到厦门公安局思明分局DNA鉴别室员工,通过对劳荣枝DNA进行比对鉴别,铁证如山,她才忽然低头,用双手捂住了脸……

身份确认后,大伙才发现,原来2016年开始,劳荣枝就已化名Sherry(雪莉)潜伏在厦门,以夜店陪酒女、营销推广员、4S店销售人员等身份谋生。

同事说她双眼会“勾人”讲话嗲嗲的,非常不错听,在夜店期间非常讨客人喜欢,营业额非常高,通常一个月能拿1万左右。

夜店同事还记得,劳荣枝还养了一只小狗,晚上到夜店上班,有时会带上,狗进不来,就拴在夜店外面。

2017年初,劳荣枝离开夜店,朋友圈开始转发卖手表的内容。有说法是,她在夜店结交的新男朋友,在那个商场开了个手表专卖店。

她的微信名字为“Amoy Sherry ”朋友圈个人签名是:永远都学不会撒谎哄你快乐的,体重秤,镜子,还有银行卡余额。

她还常常发布健身动态,紧跟社交热门。

就在被抓前一小时,也就是11月28日上午8时许,她还转发了一条题为《感恩节:感恩生命中遇见的每个人!》的文章。

除此之外,离开夜店后,劳荣枝还曾在某品牌4S店短暂卖车。

和同事相处期间,劳荣枝从不谈论过去,曾偶然透露,说自己常常睡不好觉,这辈子都不会有小孩和家庭,并规劝夜店的卖酒女不要上夜店班……

2019年12月1日,江西九江的劳家,迎来几名便衣警察。警察说,劳荣枝提出想见一下妈妈和哥哥姐姐,看看家的状况,因此来录几段视频。

劳荣枝的二哥,买了睡衣、棉袄,托警察带给已被刑拘的小妹。

这个小孩,也曾是兄弟姐妹里颜值最高、学习最好的惊喜,但现在,成了惊吓。

对于劳荣枝的被捕,有两种声音:一种觉得她和法子英一块犯下7条人命,罪不可赦;另一种则觉得她完全是被渣男害了,其实也是受害者。

那样,法院会如何判呢?

2020年12月21日到22日,南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劳荣枝案。

46岁的劳荣枝,逃亡多年后,终于站在了被告人席上。

检察机关觉得,劳荣枝与法子英只不过分工不同,没有主从犯关系,劳荣枝对法子英推行杀人的行为,持明知或放纵态度,有主观故意且同谋。

她说自己当年,只不过一个心智不成熟的“无知少女”,被法子英诱骗,才走上了犯罪的道路,自己也是受害者:

和法子英一块后,最初他对她还知冷知热,可后来,他就原形毕露,强迫她发生关系,即便在她打胎、小产的当天,都不考虑及她的身体情况……

而且法子英占有欲非常强,绝不允许别的男性对劳荣枝好,就算劳荣枝与其他男性多说几句话,都要被法子英打骂……

在重庆时,法子英出去打牌就会把她锁在家,还常常对她大喊大叫,掐她的脖子,打她的头,打得她头骨凹陷一块,大腿长年淤青……

但另一方面,为了搞钱,法子英又会把劳荣枝派出去坐台,靠出卖色相、勾引男性来玩“仙人跳”,骗取或打劫不义之财……

因此,劳荣枝觉得,自己就是法子英“搞钱和解决***的工具”,而那无辜被害的7条人命,她只是在法子英胁迫下配合作案……

对此,被无辜残杀的小木匠的遗孀,委托加盟律师问了劳荣枝一个问题:你说你是心智不成熟的“无知少女”,被法子英诱骗、胁迫,那当时的你成年了吗?劳荣枝没正面回答。由于她没办法回答——当年她和法子英相识是19岁,无故杀害小木匠时则已是25岁。

劳荣枝说她想赎罪。加盟律师问:这20年你有积蓄吗?你想赔偿受害人家属吗?你如何赔偿?劳荣枝说,想赔偿,但只有3万块,会尽其所有赔偿……

劳荣枝还说了如此一句话。或许,可以看做她对自己这二十年潜逃的道路的概要。

这二十年,我墨守成规,除去炒股没一件事是错的。

我不是如此残忍的人……

文|万小刀

出处万小刀(ID:wanxiaodao1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