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书维权困难重重:李逵为什么打不过李鬼--江西频道--

作者:盐城市天行软件有限公司  来源:www.szgjp.com未知  发布时间:2016-01-14 10:25:04
童书维权困难重重:李逵为什么打不过李鬼--江西频道--人民网
原标题:童书维权困难重重:李逵为什么打不过李鬼

原标题:童书维权:李逵为什么打不过李鬼(文化脉动)

近年来,儿童图书出版成为热点,图为读者正在选购图书。

资料图片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从天猫商城上买的盗版书。

本报记者 张贺摄

儿童图书是近年来中国出版业的一大亮点,增速快、利润高,市场前景看好。但树大招风,这一明星板块近来被不法分子盯上,层出不穷的盗版童书令出版单位蒙受重大损失。但面对着猖獗的盗版,出版社在维权过程中困难重重。一些出版界人士发出“李逵打不过李鬼”的慨叹。

畅销童书成为盗版“重灾区”

山东出版集团旗下的明天出版社是全国童书出版的前三强之一,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的《笑猫日记》系列作品深受小读者喜爱,畅销不衰,已累计发行3000多万册。但明天出版社的这套明星产品从问世时起,就不断遭遇盗版。明天出版社社长傅大伟说,已经没法统计有多少个盗版的版本了,有的书我们出精装本,他们就出平装本,价格比正版书便宜得多,结果正版书的销售受到很大影响。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是国内专业出版少儿图书的大型出版社,在社长李学谦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一大排《植物大战僵尸》系列童书,“这些全是我们发现的盗版书,多少种已经统计不过来了。这么说吧,只要是畅销书,就没有不被盗版的。”这套《植物大战僵尸》科学漫画和历史漫画是中少总社从国外引进形象版权,已发行超3000万册。“我们估计这套书至少20%的销售收入被盗版偷走了。”李学谦说。

浙江少儿出版社连续12年国内童书市场占有率第一名,但也因此成了盗版的“重灾区”。浙少社副总编辑孙建江说:“不畅销的书,盗版是看不上的,越是畅销书,被盗版的情况就越严重。”浙少社的三大系列童书《查理九世》《沈石溪动物小说系列》《淘气包马小跳系列》全部遭遇盗版,“版本之多,数都数不过来”。孙建江说:“比如《查理九世》,我们出版社刚刚出到第二十五册,盗版的《查理九世》已经出到50多册了。有的就是原书扫描后翻印,有的干脆是七拼八凑、胡编乱造的伪书。书名、封面和正版书一模一样,普通读者根本无从分辨。”有一次,作家沈石溪去某小学讲座,孩子们拿着书请他签名,结果沈石溪发现是盗版书。“你说他是签还是不签?不签,伤了孩子的心,孩子又不知道那是盗版书;签了,等于是承认盗版,总之非常尴尬。”

孙建江估计,浙少社被盗版童书的发行量是正版童书的一倍以上,给出版社和作者造成了巨额损失。“不但经济上受损失,名誉上也受损失。”孙建江说,“有读者拿着盗版书找到出版社,说你们书怎么印的,好多错别字和缺页少页。弄得我们很无奈。”

盗版童书隐身天猫、淘宝

今年7月,中少总社辽宁地区的发行员在市场巡查时在鞍山和沈阳发现了销售该社盗版图书的书店。发行员发现,一些书店明面上摆的都是正版,读者购买时卖盗版。一位发行员写道:“我社新品种正版书进入市场后,不超过15天,盗版书就能冲货进入市场,对我社经销商影响非常大。《科学漫画》品种单品销量较去年明显下降,书店添货的积极性也不是很高。如不及时遏制盗版源头,对全国的销售都会非常不利。”

随着网购日益普及,盗版童书也在利用网购这一快捷的新渠道大肆销售。中少总社低幼中心综合部主任吴超为记者展示了一套盗版的《植物大战僵尸2科学漫画》,“这是我们从天猫商铺里买到的。”吴超说,为了买到这套盗版书,费了不少周折。她先是在网上和店小二不断聊天,要求他们尽快发货。但也许是留下的地址是北京的,而且离中少总社不远,引起了商家的怀疑,店小二最后说“货被弄丢了,没法发货,给你退钱。”吴超被迫通过朋友从江西某地下单,绕了一圈才拿到了这批盗版书。

中少总社和天猫商城有协议,如果发现天猫商家销售的中少总社的书低于5折,就必须下架??中少总社给书店的批发价不低于6折,过低的折扣往往意味着盗版。如果出版社发现天猫商家销售盗版书,可以通过阿里巴巴的知识产权投诉平台投诉,如果确证,该商家的10万元保证金就要被罚没并被关店。“所以天猫书店的警惕性非常高,他们在网上卖的是盗版书,但有时候要是怀疑你的意图,他们宁可亏本也给你发正版书。”吴超说。

但淘宝的门槛就没这么高了,只要有身份证就可以开一家店,这也导致盗版童书在淘宝上泛滥。中少总社法务部工作人员韩强说,他每次在淘宝上搜到的该社盗版童书的链接能有一两百条。“我们现在每隔两三个月就要去‘割一茬韭菜’。”所谓“割韭菜”是指出版社主动出击收集盗版童书的链接,发给阿里巴巴的知识产权投诉平台,要求把盗版产品下架。“每搞这么一次,我们的销售就会好一些,经销商就会来找我们添货。不打击盗版,正版就卖不动。”韩强说。

但“割韭菜”的说法看似轻松,实则无奈??韭菜总是割了又长,一茬接一茬,没完没了。

维权为何这么难

面对严重的经济损失和声誉损失,各家出版单位却深感有心维权、无力回天。“打不起,打不赢,赢了以后得不偿失。”几家出版社的负责人不约而同地感叹。

维权之难首先难在取证。傅大伟说,发现盗版后,作为出版社首先要去买来盗版书,同时开具发票。更重要的是,购书和开发票的过程必须有公证员全程在场,以证明盗版书的确是从售卖盗版书的店里买来的。而公证处每出一次外勤就要收2000元至3000元。明天出版社最近发现了10家淘宝店在售卖盗版的《笑猫日记》,已经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截屏取证并买到了盗版书。“还没上法庭,为了起诉这10家店,我们已经花出去将近10万元了。”

吴超说,现在卖盗版书的网络书店非常警惕,出版社要想取证很难,“别说开发票,就连手写的收据都不给你开。如果你坚持开发票,他们就不卖给你。”

对于侵权盗版案件,我国现行法律要求“谁起诉,谁举证”。但取证困难将出版社等权利人挡在了诉讼大门之外。李学谦说:“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要求我们出版者证明这些书是盗版的,为什么不能要求卖盗版书的证明他卖的书不是盗版?”他认为,相关法律应该修改,只要经销者不能提供正规合法的进货单据和印刷单据,就应该认定为盗版。

与本土的原创作品的维权相比,引进版童书的维权就更难了。傅大伟说,首先出版社要证明自己拥有这本书的版权,有了这个,出版社才有维权的资格。因此,出版社必须证明引进版童书是国外版权方通过版权交易卖给中方的合法版权,然后拿着这个证明文件去所在国的中国大使馆公证处开公证证明。“我们哪儿来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国外开证明?根本就做不到。”傅大伟说,他们发现了不少卖盗版引进版童书的书店,但最后往往只能警告了事。

“就算官司打赢了,赔偿数额之低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中少总社办公室主任于长坤说,在他从事维权工作的这些年里,没有一个案子的赔偿金额超过10万元,最多不过五六万元。“盗版书只需支付印刷费用和仓储物流的费用,利润非常高,罚这么点儿钱,人家根本不在乎,起不到任何威慑作用。”于长坤呼吁,在《著作权法》的修订中应提高赔偿金额,不能再继续按现行法律执行不高于50万元的赔偿了。于长坤说:“我们现在已经不期望赔偿了,只要能让盗版书下架,不影响正版的销售,我们就很满意了。”

童书出版者认为,盗版童书已经形成了一条编、印、发紧密衔接、运行流畅的黑色产业链,参与者数以万计。这决定了单靠出版社等权利人自己难以有效打击盗版。傅大伟说,有一次他们通过悬赏举报获得一条线索,某地一家印刷厂正在盗印他们的书,在通知当地公安和文化执法大队后,出版社派人潜入这家印刷厂,果然看到盗版书,他们立刻向印刷机旁边的纸张上浇水,但差点被工厂保安打了。“打个盗版,还有生命危险。”

在吴超看来,遭受盗版损失的不仅仅是出版社和作者,也包括读者。她说,许多盗版童书尽管外观看上去与正版差别不大,但用墨非常差,一打开就有刺鼻的味道,其中铅和甲醛都超标。孩子翻阅这种盗版图书对健康影响不容小视。而正版童书通常采用环保无毒的油墨印制,图文清晰,不会掉色。吴超说:“就算为了保护孩子,也不能让盗版童书继续卖下去。”

《 人民日报 》( 2015年11月26日 19 版)





也许您也喜欢:
上一篇:幸存者的国度--浙江频道--人民网 |
下一篇:南昌公交30日起调整2路公交线路 新开通39路公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