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被外界关注的合肥国际象棋,最近因为一个7岁小棋手夺得“棋协大师”称号,成为全国业余国际象棋界年龄最小的一位大师而成为焦点。这个小“神童”名叫徐尚泽,现为合肥永红路小学一年级学生。对于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众多父母而言,徐尚泽的成名与成功能够带来哪些启示?近日,记者接连采访他本人、家长、教练等,他们的观点或能为其他家长提供一些启发。

  一战成名

  合肥娃7岁成“棋协大师”

  “徐尚泽和我们天星国际象棋俱乐部可以说一战成名。”6月30日,在该俱乐部,国际象棋教练陈云川坐在记者面前,颇为自豪地向记者说起了他的得意弟子和俱乐部。

  在不久前的第三届中国环渤海城市国际象棋精英赛中,陈云川带领9名该俱乐部棋手参赛,结果大获丰收。2人获得“棋协大师”称号、3人获得“候补棋协大师”称号、1人获得“一级棋士”称号、1人获得个人冠军,同时收获一个团体冠军。

  在表现出色的选手中,7岁的徐尚泽以9战6胜3和的不败成绩,位居第二名,晋升“棋协大师”行列。“虽然中国棋院没有一个正式的说法,但据我们了解,7岁的徐尚泽应该是全国最年轻的棋协大师。”陈云川如是告诉记者。

  国际象棋是一个低年龄段较容易出成绩的智力运动项目,以往10岁、9岁、8岁成为“棋协大师”的报道屡见不鲜,而徐尚泽的横空出世,将最年轻的棋协大师纪录又降低1岁。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徐尚泽第一次参加该项赛事,今年也是他第一年参加全国赛事,是名副其实的一战成名。

  陈云川介绍,棋协大师是国际象棋业余选手通过比赛所能获得的最高头衔,也是最高荣誉。中国国际象棋协会为业余棋手设17个等级,从十五级棋士到一级棋士共15级,一级棋士之后是“候补棋协大师”和“棋协大师”。

  人小心高

  不喜欢被大人“小瞧”

  刚一见到徐尚泽,记者感到他与其他同年龄段的多数孩子没什么两样,身高1.27米,体重22公斤,眉清目秀,很是文静,而一说起国际象棋,小家伙立刻眉飞色舞,看到边上的国际象棋,忍不住就摆弄几下。

  陈云川介绍,他现在与徐尚泽下棋,都需要拿出全部精力,小心应对了。“他在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中间,已经是非常优秀了。”陈云川毫不掩饰对徐尚泽的喜爱。

  徐尚泽的妈妈李华告诉记者,尚泽平时非常喜欢下国际象棋,在家里经常上下,而且特别喜欢找高手下,找那些下不过的棋手下。“他以前比较急躁,学了国际象棋后,做事情就非常专注,也认真了很多。”

  徐尚泽的偶像是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后者曾在与电脑对抗中,先赢了“深蓝”,后输给“更深的蓝”,小家伙长大后也想像偶像那样,成为世界闻名的国际象棋大师。“这次去参加比赛前,我们觉得他能拿个‘候补棋协大师’的称号就很不错了,他自己就说‘你们小瞧我了,我就要拿棋协大师称号’”。李华透露,自从学习了国际象棋后,徐尚泽的自信心有很大提高。

  李华对孩子的学棋态度是,顺其自然。“他现在特别喜欢下棋,为了下棋,经常放弃玩耍的时间。”

  除了下棋,徐尚泽的课余生活丰富多彩,单就运动而言,还喜欢打乒乓球、羽毛球,现在又准备抽时间去学习游泳。

  此外,他还很喜欢看书,尤其是喜欢看《上下五千年》、《三国演义》,特别喜欢读历史人物故事。“他平时跟我们讲,就是瞧不起项羽,他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不能学学勾践?”采访中,面对记者的提问,徐尚泽对《三国演义》中的赵云、太史慈等人物也是张口就来。

  三个状元

  小众项目迎来发展“春天”

  陈云川透露,除了7岁的徐尚泽在这次比赛中惊艳全国外,他的俱乐部迄今为止已经出过3个“状元”,分别是2006年安徽高考文科状元曹姗、2014年安徽高考科状元董吉洋和2013年合肥中考状元张迪畅。

  “国际象棋被称为智慧的体操,在孩子素质培养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陈云川介绍,目前在他的俱乐部学棋的孩子年龄最小的仅上幼儿园中班,最大的已上中学。“国际象棋在锻炼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方面效果突出。”

  国际象棋专业运动员出身的陈云川,在1998年左右退役,退役后一直从事该项运动的少儿培训工作,转眼快20年。“现在国际象棋的发展形势比当初好太多了。”陈云川说,办培训班最初的那几年,一办比赛,只有几十个人参加,现在,合肥最少有20所学校和10所幼儿园开设国际象棋兴趣班。“现在国际象棋在合肥的受众有一两千人。”从受众人数上看,其规模并不算大,但却是高智商者云集。

  采访中,从美国归来探亲的华侨吴文浩(中文名)正带着孩子在该俱乐部接受“一对一”的指导。吴文浩告诉记者,国际象棋在美国学校开展得非常普遍,他的孩子吴嘉华(中文名)就是在学校里开始学国际象棋的,这次回合肥探亲要待上5个星期,为了不中断孩子学棋,他慕名找到这家俱乐部。

  陈云川对他这个国际象棋俱乐部的定位就是以素质教育为主,不赞成孩子走职业道路,“国际象棋下得好的孩子,数学都很棒。孩子们来了之后,智力和耐力得到提升就行了,他们该上学还是要上学,我这里不培养专业运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