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会票难抢谁之过 细数三宗罪控盘、抢票和饥饿

作者:盐城市天行软件有限公司  来源:www.szgjp.com未知  发布时间:2018-04-16 16:11:45
演唱会票难抢谁之过? 细数三宗罪:控盘、抢票和饥饿营销 原标题:演唱会票难抢谁之过? 细数三宗罪:控盘、抢票和饥饿营销 最近上海有四场票房很火的演出:已经演完的BIGBANG; 已经开票的周杰伦、陈奕迅和张信哲。BIGBANG、周杰伦和陈奕迅的演唱会在开票几分钟或几小时内挂出“售罄”谢客,而张信哲演唱会一开票就已是“售罄”之姿。   “我买了5张张信哲演唱会票面为380元的门票,但不是从正规渠道,而是求朋友介绍从黄牛手上以每张400元的价格购得……就这,黄牛还说自己卖亏了”,王女士在和记者聊天时这样形容买票之艰难。这段时间内,很多人来问“BIGBANG能不能买到票,加钱也行”、“周杰伦能不能买到票,网上没了”、“陈奕迅你有购票门路么”、“你认识票务网站的人么?我想买张信哲”……   歌迷买不到票的情况越来越多,这就导致很多像歌迷不得不从黄牛手上以高出几倍的价格购买,甚至有歌迷买到假票的情况发生。“想要看一场演唱会不是有钱就可以的,比抢一个楼盘都难”,一位BIGBANG 的上海歌迷在网上吐槽抢票是技术活。2014年,泰勒?斯威夫特上海演唱会,就有歌迷声讨主办方和黄牛勾结,买断票务。但是此次“售罄”现象集中出现,不得不让人在心中打上个问号。   一宗罪   主办方控盘   上海的演出市场一直都很繁荣,繁荣就注定了歌手都要来分一杯羹。但此次BIG-BANG的火爆依然出乎意料。   业内人士温先生说,“这次BIGBANG演唱会的票特别难买,是因为按照韩国义务服兵役制度,他们很快就要入伍,下次全员集合,最快也要到2022年。如果几位成员服完兵役后单飞,那么这次巡演更是不能错过的。他们一共开三场,三场加起来座位只有三万多个,很难满足所有人。”   少数歌迷从大麦网原价秒杀到了门票,但是买不到门票的还是大多数。一位负责人很委屈地表示,主办方给的票全放出去了。而这个时候,记者朋友圈内的一位黄牛连发两帖:一则爆料说“至少20万人抢一万张VIP票子”,一个则挂出了BIGBANG演唱会的售价:单号1排1-11座28000元,13-25座22000元; 双号2-12座28000元,26-38座18000元,其余售价从17000元到3800元不等。“购票速来登记。”   黄牛小黄说,主办方会放出一定量的门票,只是放出来的非常少,大部分的门票都被加价到黄牛手里,而黄牛再抬高价格后卖给消费者,“主办方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多赚钱,但具体加多少要依据各个演出需求程度来定,目前这几场演出至少要加20%。还有一种情况是,主办方会在演出前一两天,把所有剩下的票以六或七折的价格打包卖给黄牛,以谋取利益最大化。汪峰演唱会,就是七折。所以现场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明明哪里都没有票卖,但是黄牛手上一大把,你只能接受这个价格。”   按常理,主办方应该在演出开场前在现场摆摊继续卖票,无论有没有人来买,都坚持原价,直到演出结束,剩下来的票烂在自己手里。比如李宇春去年9月在成都体育中心的演唱会,内场票全部售罄,黄牛手上几乎没有内场票可售,而现场就有正规渠道出售其他区域的门票。   演唱会主办方刘小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尴尬”,因为举办一场演唱会有很多心酸事不能对外人道,“我有耳闻你说的这件事,而且听说每一站都有这种情况,但我并不清楚真伪。我觉得不要太苛责演出主办方,因为票价一直没怎么涨,举办一场演唱会的成本其实很高,可是门票不能轻易涨价。现行的门票价格体系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尝试,相对科学合理,官方票价一旦上涨,势必也会引起很多连锁反应,比如说艺人会相应提高演唱报酬等,我们演出商在整个演出系统中是属于最下游的一环。我相信BIG-BANG的运营成本一定不少,只靠门票是收不回成本的。有的时候演出商为了保本,他们会将门票加价给黄牛,黄牛再转卖给观众,但这是需要冒极大风险的,也没有人会承认这种事,因为会受到法律制裁。”   此外,刘小姐还说:“我希望歌迷学会分析和理性购票,那我再给你一个判断,你可以透过大麦网的答疑数据或是社交平台数据来判断:数据越高说明售票渠道越是正常,数据低但票房又好得出人意料,说明主办方包给黄牛的可能性越大。”   二宗罪   黄牛参与抢票   “你有门路购买周杰伦和陈奕迅的门票么?”最近很多业内人士都被问到这个问题,这两场演出官方售票渠道大麦网挂出售罄。记者在“专售余量票”的西十区网站上发现,近期难买的周杰伦看台、内场全部加价1000元,但皆为预订,直到记者发稿时才有黄牛发布少量现票信息; 陈奕迅1680元的位置是原价的近6倍,1280、880、580的票翻了一倍,在售有50余张��刘小姐认为,“这说明周杰伦和陈奕迅的门票都只有少量是进入了黄牛市场。可见这两场演出的门票都是透过正规渠道销售的”。   刘小姐说,“以前做黄牛往往只在演出前几天甚至演出当天才会有相应的业务,但现在由于一些二手票务网络交易平台使用的日益简单化,造成了黄牛从演唱会项目立项开始就可以在网上挂出票务信息试探整个市场的火热程度……之所以陈奕迅会有余票流出,说明黄牛也参与了官方渠道的抢票。我以前就曾看到一群黄牛围在一起拿着好多手机抢票,而且他们有不止一个注册账号。他们把抢来的票放在网站上,以高出几倍的价格来卖。”   温先生也认为陈奕迅和周杰伦的门票没有水分,“从2008年起陈奕迅就开始在上海的户外体育场做大型巡演,上一轮巡演虹口足球场的两场演唱会也是早早抢光,说明主办方很有经验,属于成功操作。这次在上海体育场开个唱,场地全开看台可以容纳45000人左右,陈奕迅是目前华语歌坛中生代的旗帜性人物,受众很广,售罄也是意料之中。而周杰伦是华语歌坛当之无愧的天王,他在户外开唱的时候就一票难求,从2013年开始他转型做室内精致版本的演唱会。这次在上海举行三场巡演,场地仅能容纳3万多人,适逢婚后首次开唱,上海又是此轮新巡演的第一站,造成歌迷趋之若鹜也属正常。”他建议没抢到票的歌迷不妨考虑上海周边城市的场次。   三宗罪   饥饿营销   温先生说,与陈奕迅、周杰伦和BIGBANG等很难得的项目相比,张信哲算是常规项目。但是张信哲的票却在大麦网等正规渠道售罄得更快。   一位票务网站的人说,“张信哲开票日当天,我们就被主办方告知票卖完了,只有前期通过网站预订的人有票,之后我们再没有卖过。”在西十区,记者发现张信哲票面价格380售680元,480元要价620-780元不等……1880元售2880元,售票信源有16页,关键是全部有票可出。非常票务网也挂出“票面价值380元400代购……内场票面1880元2580元代购”。   为何正规渠道“售罄”,黄牛手里却票源充足?小黄说,这很可能是演出商所谓的“饥饿营销”。   温先生认为,“张信哲的票很可能是流向了黄牛市场……一出票就被秒光,目前来说,陈奕迅和五月天的热度都难以做到。”他说,“张信哲是怀旧情怀型歌手,虽然近年来在上海的演唱会频次和售票也都相当不错,但是前十次沪上的个唱中只有第一次是在可容纳25000人的虹口足球场户外场地举办,其余时间都在仅能容纳8000人的上海大舞台,说明观众体量没有那么大。今年他上《我是歌手》并未收获预计中的爆发,而此次个唱又是2014年‘还爱光年’世界巡演的安可场,原本去年11月7日在可容纳一万人的室内场地举行,当时主办方进行了预售,不知何故演出取消。此次,演唱会并没有进行先付先抢活动,而是在预订阶段就售罄,让人费解。”   刘小姐分析道,“其实从张信哲主办方最近的一些行动中,不难看出门票的实际销售未必那么好。3月12日、13日张信哲在录制《我是歌手》的空挡抽空来沪做了两个整天的宣传活动。一般演唱会门票售罄,若无赞助商回报,艺人和主办方根本不用大费周章,因为艺人做两天通告的费用不菲。毕竟举办一场演唱会的利润本就不是非常可观。”   记者从黄牛处了解到,张信哲演唱会“看台票好的位置如13看台、25看台还不错,但是内场加价销售走势非常一般”。   有报道指出,2011年王菲演唱会长沙站也曾尝试“饥饿营销”,并成为业内负面案例。当时在开票后,票房就已经声称售罄了,要想买票就要加价。而演出当天,原本已经脱销的票都冒出来了。主办方开着票房车在演出场地前坪卖票,原本全国都一票难求的演出在长沙站出现了三折票、五折票,这个画面上了新闻。   记者就此向张信哲演唱会宣传人员求证,她回应:“我看了啊,好像还好啊!”其余一概不回应。

“新智教育”是由多家教育公司联合成立的专业化集团公司;更是国内线上家庭教育领军品牌。我们承诺:不断推广并普及家庭教育理念。以服务家庭,回馈社会为终极战略目标;以创造物质精神和谐的生活空间,帮助千万家庭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为己任。本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宗旨,努力为祖国培养更多“高素”“高能”“高分”型卓越人才而坚持不懈。推荐阅读/观看:新智教育 https://wenku.baidu.com/view/d6883f79777f5acfa1c7aa00b52acfc789eb9f87


上一篇:任泉息影!宣布专注投资 获好友李冰冰黄晓明支持
下一篇:最后一页